安徽政协:为住皖政协委员参加全国两会做好准备


我国历史上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,分别在1998年和2007年,其中2007年发行的部分特别国债在到期后进行了定向续作。

日本、韩国、智利、阿根廷等国家都有特别国债发行的案例,主要用于应对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后恢复、金融危机或主权信用危机的对冲等。

华泰固收张继强团队介绍称,不同于一般国债,特别国债是服务于特定政策、支持特定项目需要而发行的国债。特别国债纳入中央财政国债余额管理,在发行时调整国债余额,但其纳入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,不列入财政赤字。发行流程方面,特别国债首先需要国务院提请人大常委会审议增发特别国债,调整年末国债余额限额,然后财政部根据议案决定发行特别国债,并按特定投向使用。

白思豪抨击了特朗普总统此前宣布将在“复活节”解除疫情封锁令的说法。“以为到复活节一切都会好起来,我真不知道这种想法是怎么来的。”他说。

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,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,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。该次共发行8期、规模1.55万亿元特别国债,期限分10年、15年期,其中0.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,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,注资成立中投公司。

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

白思豪表示,他将直接向特朗普请求援助,从全国150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中播出10亿美元救助纽约市。白思豪说,纽约急需15000台呼吸机。

这笔1.35万亿的特别国债体现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。新京报记者从2007年央行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看到,当年央行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由1月末的约0.28万亿元,增长到年末的1.63万亿元。2017年,部分2007年到期的特别国债进行了定向续作,截至2020年2月,央行资产负债表中“对中央政府债权”余额为1.53万亿元。

贾哈称:“一旦我们有了一种有效且广泛使用的疫苗,我们就可以消灭疫情”,但是在此之前, “我们将继续和疫情作斗争。”纽约市长白思豪(Bill de Blasio)3月2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半数纽约人,即多达400万市民将会感染新冠肺炎,他警告民众不要相信特朗普总统在4月12日“复活节”解除疫情封锁令的“虚假希望”。他同时呼吁国会批准给予纽约市更多援助。

专家表示,发行特别国债其作用可能更多是用于促进消费,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