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中的上海“韩国街”
来源:疫情中的上海“韩国街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7:09:44


这21人中,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,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,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。

上一次山火是在2013年3月18日。着火点是马鞍山村李晖所在的小组的辖地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当时,每天都有三四十个森林公安来村中调查,后来的结论是高压线电路引起火灾。

在马鞍山村,随处可见防火提示。

截至目前,据约翰?霍普金斯大学数据,德国累计确诊91159例,确诊数全球第四,且存在医疗物资短缺现象。德国《每日镜报》透露,柏林市消防队不得不使用过期的防护装备。

事实上,在马鞍山村,每隔两三年会发生一次山火。

李晖介绍,马鞍山有4名岗哨员,按照程序,发现火情后,直接上报给村长或者支书,再由村里报警。后来,村支书带人上去救火,但火势太大,怎么也灭不掉。

“上坟最多的一天往往是春分,能达到两百人次。每到那天,镇书记就和我们一起在岗哨看守。”王建富说,如果花名册里有一天没记录,就罚50元,岗哨员没穿制服,就算缺勤,也要扣钱。

桂勇回忆说,火蔓延的速度加快,烟有两三层楼高。火势一大,打火队的吹风机不敢开,只能灭小火。

自发的扑火队伍很快组织了起来。柳树桩有7名村民决定跟随大营农场的职工上山打火。不过他们工具简陋,也未经专业训练。这支由村民临时组成的队伍,有七八十岁的老人,也有十几岁的中学生。随身携带的,多是镰刀、水壶等简易的打火工具。

送走家人后,冯才勇决定留在村子巡逻。